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com,最快更新醉玲珑[下卷]最新章节!

    活着。

    然而就在他看过去的时候,冥魇微微睁开了眼睛,模糊中她看到那双清寂的眸子,如星,如夜,如冰。

    筋脉俱断时利箭攒心般的痛楚下,毒发后万虫噬骨的煎熬中,这双眼睛是唯一支撑着她的渴望。曾千万次的想,他在险境中,他的敌人隐在暗处虎视眈眈,刀山火海,只要还活着,便能见到他,告诉他,提醒他。

    他现在就在面前啊!冥魇艰难地想撑起身子,却力不从心,声音微弱:“殿下……”

    素娘急忙上前相扶。“别动。”夜天凌沉声阻止,伸手搭在冥魇关脉之上。一股暖洋洋的真气缓缓游走于经脉之间,如深沉广阔的海,叫人溺毙,叫人沉沦,深陷其中,万劫不复。

    冥魇贪恋地望着夜天凌的侧脸,目不转睛,唇角含笑。夜天凌脸色却一分分阴沉下来,末了霍然起身,握起的手上青筋隐隐,深眸寒意从生。

    经脉俱损,筋骨碎折,是什么样的毒,什么样的刑,如此加诸于一个女子身上!便是有血海深仇不共戴天,也不至于这般折磨!

    写韵担心地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殿下,若日后细心调治,冥魇的身子还是能恢复的。”

    夜天凌扭头看向冥魇,即便身体能康复,一身武功却是尽毁于此,再也不可能恢复了,这对自幼练武身处江湖的人来说,岂不是生不如死?

    此时,冥魇却在素娘的扶持下轻轻说道:“殿下,冥魇失职,没能保护好贵妃娘娘,请殿下责罚!”

    夜天凌将手一抬:“此事不能怪你,是我太托大了。”

    冥魇靠在素娘身上,慢慢说道:“碧血阁竟知道冥衣楼和皇族的渊源,查到了贵妃娘娘。他们夜入莲池宫为的是先帝赐给娘娘的紫晶串珠,若不是娘娘至死不肯说出串珠的下落,他们也不会容我活到今天。当年那胡三娘根本没有被处置,就是她带了十三血煞害死贵妃娘娘的!”

    此时夜天凌怒极而静,反倒面色如常,徐徐转身道:“莫先生,本王的部属绝没有白受委屈的道理,冥魇流的血,碧血阁必要用百倍的血来偿还。查其总坛所在,今后本王不想再听到碧血阁这三个字。”

    那一瞬间,冥魇眼中有泪夺眶而出,沿着惨白的面容迅速滑下,夜天凌冷峻的身影在眼前变得一片模糊。

    莫不平沉声道:“属下已经调派人手追查,天璇宫刚有了回报,他们在绿衣坊济王前些年购下的一座宅院里。今晚之后,属下保证江湖上不会再有碧血阁。”

    “胆子不小,竟敢在隐匿在上九坊。”夜天凌冷冷道:“玄甲军会调拨人手从旁协助,你们不必顾忌汐王、济王两府。”

    “属下遵命!”

    夜天凌微微转身,目光在冥魇身上停留了片刻,似乎想说什么,然而却终究不曾再言,举步离开。

    冥魇撑着全身的力气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浑身一松,软软倒了下去。素娘匆忙扶她,却见她仰面静静看着如烟如尘的纱帐,双目半掩,眸光迷离,一丝微薄的笑轻轻漾于唇角苍白,如冰丝轻舞在明光灼灼的烈火中,飞焰绕身,冰消雪融的美极尽那一刻的灿烂,穿破了雾霭迷漫的红尘似有梵歌吟唱,天外飞花,宁静而光明。

    前程两袖黄金泪

    秀润的黄花梨木翘头小案,醉红的荔枝,伴着几个剥开的碧色莲蓬,水灵灵清湛湛地盛在小巧的琉璃盘子中,看上去似乎还带着清露的滋润湖水的气息,新鲜可人。花草繁茂的夏日,越是一日将尽越觉暑气逼人,阳光炎炎,过了回廊半洒入水榭,细细点点同光可鉴人的湘妃竹木交织成片,四周水气氤氲,才淡淡泛出些清凉。

    卿尘轻阖着眼靠在榻前假寐,雪影穷极无聊,有一爪没一爪的捞着她垂在身旁的衣带,见她始终不理睬,扭头跳到小案上东踩踩西踩踩,一个回身打翻了琉璃盘。“哐当”一声轻响,荔枝滚了满地,小小莲蓬四落,吓得雪影跳起来迅速窜走。

    卿尘被响声惊醒,懒懒地睁眼一看,笑着以手撑额叹了口气。正奇怪外面侍女怎么没动静,碧瑶已放轻脚步走了进来,一见卿尘醒了,再看这满地的果子,回身便找雪影,“又是你乱闹,前几天刚掉到湖里呛了个够,还不知收敛!”

    雪影自知闯祸,上蹿下跳地绕着碧瑶躲,瞅着卿尘似笑非笑不是很有维护的意思,扭头就往回廊上跑。卿尘和碧瑶只听到“呜咽”一声哀鸣,意图逃匿的小兽被人拎着带回现场。夜天凌微皱着眉扫了眼地面,雪影可怜巴巴地吊在半空。

    这真是欺软怕硬,卿尘失笑,看热闹的雪战对雪影投去了同情的一瞥,扬尾巴,往卿尘怀中蹭了蹭,免遭池鱼之殃。谁知还没趴稳,一只手伸来,身子腾空而起,不等挣扎便被丢到了碧瑶怀中。夜天凌拂襟在案前坐下,清冷冷的目光一带,两只小兽往后缩了缩,立时乖巧地被碧瑶带走了。

    卿尘撑起身子笑道:“半天不见你,出府去了吗?”

    夜天凌点头道:“嗯,刚回来。”

    卿尘细看他神色:“出什么事了?”

    夜天凌抬眸,清朗一笑:“没事。”

    卿尘淡淡笑了笑,也不再问,她可以将一切安心地托付给他,包括应该完全听命于她的冥衣楼。

    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入了水榭,随着淡淡清香,一个小侍女托着两个薄瓷小盏进来,低眉俯身放在案前,“殿下、王妃请用。”

    “这是什么?”夜天凌见盏中碧色盈盈,淡香袭人,随口问了句。

    那小侍女抱着漆盘刚要退出,忽然听到他发问,竟吓了一跳,怯怯地不知该怎么回答。凌王府中的侍女一向对夜天凌有些害怕,卿尘见她年纪尚小,温言笑问:“是荷叶露吗?”

    那小侍女急忙点头,细声回答:“回王妃,是莲子荷叶露,白夫人……让奴婢送来的。”

    卿尘道:“知道了,你去做事吧。”

    小侍女一直不敢抬眼看夜天凌:“是,奴婢告退。”说罢放轻脚步匆匆退了出去。

    卿尘调侃道:“整日在府中不苟言笑的,谁见了你都害怕。”

    夜天凌抬手取过瓷盏,悠闲的搅动着:“那怎么又不见你害怕?”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