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com,最快更新醉玲珑[下卷]最新章节!

    后如获至宝,用以入药,卿尘服过以后果见奇效,身子才慢慢有所恢复。此事就连夜天凌也十分感激,并曾特地派人去湛王府转达谢意。

    一阵微风穿入船舱,带来些许凉意,夜天湛仔细端详卿尘的脸色,“药管用吗?”他再问。

    卿尘道:“药效很好,多谢你。”

    夜天湛温和一笑,却又冷下神情,沉声含怒:“究竟怎么回事儿?他难道就是这样照顾你,竟然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是不是三皇兄和五皇兄,他们用了什么卑鄙手段?”

    出事之后,凌王府对外只是宣称王妃意外小产,知情人少之又少,所以夜天湛也无法尽知事情原委。卿尘不想再提旧事,只是惨然道:“空造杀孽,必折福寿。这并不怪他,他平安无事,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夜天湛皱眉:“你就这么护着他,即便是拿自己的命换他的命也情愿?”

    卿尘眸光沉静:“百年修得共枕眠,既是夫妻,不管他要做什么,我一定会站在在他身边。若连我都不能这样对他,还有谁能呢?”

    夜天湛看住她,若有所思,突然问道:“那对我呢?你心里,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卿尘幽幽而笑,淡淡答道:“我今晚背着他出宫,你以为我只是为他吗?如果你们真的兵刃相见,你有几分把握赢得了他?”

    夜天湛眸色渐深,却唇角微扬,似玩笑,似认真:“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倘若我把你扣留在身边会怎样?”

    卿尘仍旧笑着:“若如此,你就不是我认识的夜天湛了。”

    “你认识的我又是什么样?”

    卿尘没有看他,将目光投向了外面。穿过幕纱飘扬似乎看到了轻雾飞绕,云月半照的江面,她像是沉醉在自己的思绪中,慢慢说道:“君子如玉,明玉似水。”

    夜天湛仰首闭目,笑叹:“卿尘,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待睁开眼睛,他深深凝视着眼前这个女子,那眼中浮光幽暗,便仿佛方才落入其中的雨丝都悄然浸透出来,带着些许忧伤与执著逐渐蔓延到人的心口,漾得满满的,轻凉而涩楚。

    卿尘只觉得心脏沉重又艰难地跳动,几乎无法再承受他的目光。他看着她,仿佛要将接下来的话烙在她心底,“我曾问过你,如果我愿尽我所能给你所有想要的,你可愿答应。我夜天湛只要对你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去做。这一生只要你想要的,我便给你,今天你要的,我答应你。”

    卿尘心中悲喜交集,无法相信她听到的话,亦不知该对他说什么。他轻轻低头在她耳边:“回天都去,明天,等我凯旋。”

    他的呼吸吹过她的发际,丝缕纠缠,卿尘几乎可以听清他的心跳,如舱外大江波涛,层层击岸,由缓渐急,忽然飓风排空,浊浪滔天,他猛地将她带入怀抱,迅速吻上了她的唇。

    清新而湿润的柔唇,她整个的人似乎化做了一缕微苦的淡香,一道冰凉的溪流,慢慢织成细密的天罗地网,将他禁锢在中央,画地为牢,无处可逃。

    然而他不想逃,这任凭感情毁灭所有理智的刹那,无日,无月,无星,无光,仿佛世界到了尽头。他只是夜天湛,她只是凤卿尘。无关其他,无关过去与将来,无关生与死,悲与喜,对与错,无关这苍苍茫茫,爱恨红尘。

    他唇间炙热的温度与雨意风凉瞬间交撞冲上了头顶,卿尘霍然抬眸,目光落在夜天湛脸上时他立时察觉。

    四目相对,明眸透澈,如一泓冰冽的秋水,清冷如斯。

    夜天湛手上力道加重,眼中几乎带上了狠厉的深沉。卿尘以一种冷静到极致的眼光默默凝视着他,他忽然从这双眼睛里看到了别人的影子,那样固执的存在在幽深底处,一天雪水,漫空罩下。

    江风刺骨,他唇边生出一丝浸满了涩楚的苦笑,终于缓缓放开了她。

    灯下,阴郁如乌云,完全遮盖了他明湛的眼眸,夜深,云重。

    幽暗的冷焰光影轻摇,似隔着万水千山,俩俩相望,无声无言。

    卿尘眼中唯一所有的便是愧疚,看在夜天湛的眼里却如冰凌钻心。此时此刻,他宁肯看到她的愤怒,也不愿看到她这样眼神。

    惨然一笑,笑黯天地,他蓦地转身,往舱外大步而去。

    幕帘纷乱,江深雾浓,卿尘默然回首,久久望着那道修长的背影消失在一片空濛远处。他却似乎越走越近,径直步入了她的心底,停伫,永存,与那最柔软的一处血肉相融。

    黎明悄然而至,天边遥远的晨曦渗出一线若有若无的轻光,缓慢而清晰的透过了白雾茫茫,终于绽放出霞光万道。江风飒飒,轻舟顺水,卿尘站在船头举目远望沐浴在天光中宏伟的帝都,这一刻,归心似箭。

    七月甲申,笼罩了伊歌城数日的阴雨消停,金日耀空,光芒遍洒大地。

    自通往皇城召和门的玄武大街始,数十里泼金飞锦的彩毯遥遥铺道,金旗迎风,御林禁军十步一卫,直通往帝都外城。

    百官云集,时间一点点接近午时,这多日之前便为湛王回京而备下的盛大典礼,现在却谁也不知将是什么局面。

    前来迎接的朝臣中,湛王一派的人个个面色木然。湛王下令羁押济王、遵旨入城的消息传来时,卫宗平顿足长叹,殷监正呆立在太极殿前,呕出一口鲜血,当场昏厥过去。

    此时所有的人心里都只有一个疑问——湛王,他何以突然放手言和,情愿称臣阶下,让近日一切努力付诸东流?

    午时整,随着几声礼炮高鸣,帝都乾门缓缓打开,万众瞩目的城门处,湛王缓步而入。

    他未着甲胄,甚至未穿亲王常服,一身水色长衫蓝若睛空明波,纤尘不染,飘逸清华。他不曾骑马,徒步迈上柔软的锦毯,孤身一人,未有一兵一卫跟随其后。本该随行入城的四十万铁骑以及迎送公主的使团全部留在城门之外,静候原地。

    沿途金甲禁卫明戟亮戈,耀目光寒,原本使整个帝都都笼罩在一种肃穆与森严的阵势下,却因他的出现突然化做了一片云淡风清。偌大的伊歌城陷入绝对的安静,似乎天地间只有那一片湛蓝的衣角随着他从容不迫的脚步轻轻飘扬,如在闲庭。

    他走得并不快,步履徐缓,神色平静如玉,唇边隐带微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