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com,最快更新醉玲珑[下卷]最新章节!

    ,腿一软,“扑通”跪在了地上:“娘娘……娘娘开恩!奴婢知错!”

    皇后素衣飘飘,早已举步离开,那清傲的背影从容远去,连半丝挣扎的余地都未留,是彻头彻尾的不屑一顾。

    吴未往身后挥一下手,命内侍遵懿旨处置,亦不再理会那女官,跟随皇后而去。

    除了封锁宫门的禁卫,另有四名内侍、四名宫女随吴未前来。不过一炷香的工夫,先前的宫室便被整理妥当,罗帐锦衾、裘衣暖炉一应俱全,榻前一个瑞凤呈祥金铜炉,置了清华台中常用的木兰香,袅袅烟轻,和着秋风干净的气息,满室清宁。吴未恭声道:“娘娘看看可还缺什么?”

    卿尘步入室中,闻到这薰香的味道便一笑,回头道:“难为你想得周到,我枕旁有本未看完的书,让人送来,这几天你不必再来这儿。”

    “老奴记下了。”

    宣室之中灯火通明,殿前内侍又换了一班,个个低眉垂目站在华柱深帷的暗影里,不闻一丝响动。

    晏奚笼着袖袍静立在御案之侧,有些犯愁地抬眼看了看那些奏疏。

    连着几天了,皇上每晚与湛王议事过亥时,紧接着便是这没完没了的奏章,待看个差不多,也到了早朝的时间。湛王蒙御赐九章金令,可以随时出入宫城,但如此连夜奉召却也少见,而且是密召,接连几天下来,朝堂上的局势又是一番不显山不露水的改观。

    夜天凌略紧着眉,放下手中一份手本。这是漓王的手本,今年五月,漓王与华翊郡主殷采倩启程前往雁凉,到达雁凉后不久,却一同奏本回京,请求将澈王灵柩安于北疆,不再迁葬。

    夜天凌与卿尘几经商议,终于准他二人所奏,降旨修王陵,建祭祠,并将雁凉改名武英。之后复迁附近郡中百姓三万余户,扩城通衢,在原武威都护府与北庭都护府间增设武英都护府,使之成为镇守西北边疆的重镇。

    天帝驾崩,漓王奉旨回京赴丧,昨日刚刚到达伊歌,除了带回殷采倩请求留在武英的奏章,又接连上了两道手本,一道是例行述职,另一道自然就为了皇后迁居长宵宫的事。

    面前还有一堆没有处理的政事,夜天凌却有些心浮气躁,站起来在室中走了会儿,便缓步踱往殿外。晏奚见状忙跟了上去,却见皇上在阶前一站便是半个多时辰,不动也不说话。

    左右宫人都知皇上这几日心情欠佳,处处小心。晏奚和殿前当值的卫长征对视一下,卫长征悄悄沿着皇上目光去处,往宫城西北角方向抬了抬眼。晏奚掂量了一番,便上前道:“皇上,今晚月色倒不错,看了这么久折子,不如走动走动,松缓下筋骨。”

    夜天凌倒没反对,月色极好,清清静静铺了一天一地,琼殿瑶阁,玉池秋水,缥缈如仙境。他心里有事,一直若有所思地负手而行,不知走了多久,忽听晏奚低声道:“皇上,再往前就是长宵宫了。”

    夜天凌脚步一顿,目光掠往晏奚身前。晏奚低着头心里七上八下,大气也不敢出,但再一抬头,却见皇上已往长宵宫走去。

    宫宵影重,幕灯摇曳,长宵宫平檐素阁,庭园清寂,月洒青玉瓦,霜华千里白。

    碧瑶服侍皇后睡下,刚要转身熄了宫灯,听到帐中低低叫道,“碧瑶。”

    碧瑶转身,见皇后拥了被衾坐起来,“娘娘,还有什么事?”

    卿尘抬手,牵着罗帐静了半晌,“我睡不着。”她起身步下帐榻,碧瑶忙给她披了件长衣。她侧身看着穿窗斜洒的月色,那月光直照到心头,浮浮沉沉,一片如水的明亮。她突然拢了衣裳,转身便往外面走去。

    “娘娘你去哪儿?”碧瑶连忙跟上。卿尘越走越快,心头异样的感觉呼之欲出,仿佛前面有什么在等待着她。这里不像含光宫那般宫深殿广,她数步便出了寝室,转到外面,步上阶前。

    碧瑶跟在身后,往前一看,“啊”地轻呼出声。

    园中清辉似水,有人独立庭前,玄裳半湿,素衣深凉,不是皇上又是谁?

    月上中天,秋风白露玉阶寒。卿尘立在离夜天凌数步之遥的地方,飘摇云裳似携了月华,青丝半散,落落风中。两两相望,夜天凌忽然大步上前,猛地抬手将她抱入了怀中。碧瑶眼中微觉酸楚,悄然屏息退下。

    卿尘被夜天凌紧紧抱着,他身上带着秋寒浸透的微凉,却又有温暖的气息透过衣衫包围了她,她轻轻推一推他:“你怎么来了这里?事情解决了没有?”

    夜天凌没有松开她,只点了点头。他自登基以来始终不立妃嫔,众人皆知皇后独尊后宫,极受宠爱。武台殿前一番争议,连皇后都因此被打入冷宫,谁人还敢忤逆抗旨再犯龙鳞?帝后合葬之事,无人敢再置一词,朝堂上下清肃。

    卿尘在夜天凌怀中仰头,“那怎么还闷闷不乐?”

    夜天凌看向她,伸手轻轻抚摸她的面颊,良久,深深一叹:“清儿,这江山天下,我终究还是委屈了你。”

    卿尘却笑道:“这是什么话?你怎么不说我在武台殿做得好不好?你们兄弟两人最近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朝里朝外风生水起,好歹也给我个机会。若说这样的话,那你盖座金屋子把我藏起来,风吹不着,雨淋不到,可是会闷坏人啊!”

    夜天凌抬头,环视这长宵宫,复又凝视于她,低声说道:“我只觉得,好像有多少年没见着你了。”他执了她的手放在心口,“这里空荡荡的,什么黑脸白脸,好了坏了,都没细想。十二弟昨天回来,进宫找我大吵了一通,口口声声问我这是要干什么,我也只有苦笑的份。想他说得也对,我若连你也容不得,就该等着去做孤家寡人。”

    他心口的温度从掌心传来,化作一片暖流荡漾,卿尘修眉轻挑:“这个十二,也就他敢跟你这样。太妃娘娘那么温柔的人,他这个脾气也不知道是像谁。”

    夜天凌道:“幸而他还敢,七弟这几日天天进宫,他分明也是有话想说,却一忍再忍,绝口不提。清儿,现在连你也不肯和我争执了,我要让母后和父皇合葬,你不赞成,却始终也不曾和我说。”

    夜天湛果然还是比十二老练些,看来她临去那一眼,他终究还是明白了。非但如此,他或许也是在避嫌,无论皇上对穆帝的态度也好,对皇后的态度也好,站在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