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com,最快更新寒月深深映幽湖最新章节!

    天地间大雪纷飞,覆盖着庭庭深院,从艽柞殿这里望去,天地一片寂静,只余满天莹白,又是一年冬至,转眼都过去五年了。

    顾陌寒身披了白色狐裘,长身玉立的靠在白玉栏杆上,任凭风雪如何肆虐,亦半分不动摇,抬眸望向远方,留下一个萧瑟孤寂的背影。

    李福站在身后,不停的走来走去,搓了双手放在嘴里呵气,呵出的白雾深而浓重,眼见屋檐上的冰棱子越接越长,最后一跺脚喊道:“君上,天寒,仔细了身子。”

    顾陌寒回头,俊眉微蹙,李福赶紧作了个揖道:“君上,刚刚徐大人遣人来说,公子到现在也没过去练剑,眼见这雪越下越大,公子却是没半分影子,徐大人着急却又不敢离去,老奴也是担心,君上可是派人去寻寻?”

    “你糊涂了,现下都什么时辰了,怎么现在才说,还不遣人去寻!”顾陌寒口吐寒气,愠怒道。

    李福复又躬身:“君上,老奴才遣人去公子寝宫里问了,他们说公子大早上便出了门,还以为去练剑了。”

    顾陌寒眉头紧皱,想了半会,喝道:“把徐泽给孤叫过来!”说罢大步步入殿内。

    殿内炉火旺盛,一片温暖,顾陌寒解下孤裘递给云枫,想想不放心道:“云枫,你去章台宫问问,看青芫是不是躲去了母后那,如果是的,把他带来问话。”

    “是”云枫长作一揖。

    徐泽刚上了徽鉴殿长长的阶梯就碰到了领命而去的云枫,正纳闷,李福便摧道:“大人,君上还等着了。”

    徐泽不敢迟疑赶紧进了殿内,跪拜道:“臣徐泽参见君上。”

    “嗯,起来吧。”顾陌寒点头,又淡淡道:“光允公子这几日剑练的如何?”

    徐泽一脸难色,结巴道:“这…”

    “不要吞吞吐吐,孤要听实话。”顾陌寒神色冷肃。

    徐泽又跪下,叩首道:“君上,臣实在不敢相瞒,公子这几日都没过来练剑了,臣每日等到午时才走。”

    顾陌寒一顿,重重放下茶杯,冷冽的眼神扫向李福:“青芫宫里这几日可有人来跟孤说过这事?”

    “君上,不曾有过。”

    “徐大人你下去吧,孤定当给你个说法!”顾陌寒咬牙道。

    徐泽诺诺退了下去,顾陌寒一拍桌子恼怒道:“这孩子定是躲到章台宫了,真是胆子大了,孤的话也敢不听。”

    李福赔了小心道:“君上别太生气,公子想来是身子不大舒服吧。”

    顾陌寒冷哼一声没有说话,转而一心瞧了窗外纷飞的雪花。

    章台宫,青芫穿了白色的的斗篷裹的像个粽子,开心的在雪地里和小太监们玩着,一不留神就撞到了个人,抬头,费力的将斗篷的帽子往后挪挪,这才看清来人:“你是君上宫里的!”少年脆脆的嗓音惊呼道。

    云枫搓了双手道:“公子,可找到你了,君上叫你去问话,走吧。”

    “凭什么跟你走,我要和祖母用午膳了。”少年愣了一下索性扯了帽子,朝里跑去,边跑便喊:“祖母!祖母!”

    云枫无奈,只好硬着头皮也跑了过去,里间闻讯而出雍容华贵的太后抱了个暖手炉嗔怪道:“慢点跑。”转而看到了紧跟后面的云枫,眼神灼灼。

    云枫跪地磕头:“太后圣安,臣奉君上之命来寻公子,君上说有话问公子。”

    青芫躲在端和太后后面紧抿嘴角,乌亮的眼眸直勾勾的看了云枫,端和太后感觉到孩子害怕的抓了自己,遂责怪的眼神看了云枫道:“君上要问什么话,让他来这里问,也不看现在什么时辰了,你还让不让哀家和公子用午膳了。”

    说罢竟是拉了孩子进里间去了,厚重的帘子放下,云枫一拍脑袋,暗叹一身又快速跑回去回话了。

    雪依旧不见停,院子里的花草半截都埋去了雪里,有的则被压弯了直接迈入雪里,枯树萧索,只几株白梅开的清冷绝傲。

    丫鬟们鱼贯而入,屋子里弥漫着诱人的香味,少年手持了象牙箸,眉眼弯弯,探手夹了一箸晶莹的雪虾饺,突然,厚重的帘子被人从外间猛地掀开,只搅的帘子内垂着的水晶珠子叮当响,手一抖饺子掉到地上。

    端和太后见了来人惊奇道:“寒儿,你做什么!”

    顾陌寒敛了怒气,俯身给太后请了安,又道:“母后,孤是来找青芫的。”说罢冷眼看了青芫道:“顾青芫你过来,孤又话问你!”

    青芫放下了筷子跪地讷讷道:“拜见君上…”

    顾陌寒半天没叫起,太后过来拉起孩子:“跪他做什么,不理他,我们继续吃。”说罢给孩子又拣了只雪虾饺。

    青芫果真不怕死的又挪到了凳子上坐着,只眼神还紧张的看着还站着的君王。

    顾陌寒越发火大,一把冲上前将才挪到凳子上的孩子给揪了下来,也不管孩子是否站稳,拖了就走,顾陌寒白裘披风上的雪花抖落到孩子脸上,孩子也来不及擦,只跌跌撞撞的被一股大力拉的撞向前。

    端和太后忙又放下碗筷,起身拽了孩子,不悦道:“君上,他是你侄儿,你发的哪门子邪火!”

    “母后,他若不是孤的侄儿,孤也懒的管他,您尽管宠,他若不成器您可对得起他战死沙场的父亲!”顾陌寒依然揪着孩子不松手。

    端和太后这次倒没了言语,自己一个妇道人家只知宠孩子,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管他,愣怔半饷后,问了被顾陌寒扯了衣领惊慌失措的孩子道:“芜儿,你可是犯了错误?”

    见孩子低了头不言语,顾陌寒上手揪了孩子白净的耳尖,手劲颇大,疼的孩子□□一声,委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