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com,最快更新跃马大明最新章节!

了根翠绿的柳枝,一下便破坏了文人雅客眼中的美景。毫无规律的晃动着脑袋站起身来,甩动着手中的枝条四处抽打。走近河水,杨谌慢慢的蹲下,脚下的布鞋及身上的衣服都沾上河泥也全然不顾。岸边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皆纷纷向杨谌行注目礼,村民们觉得杨谌今天的形象有点实在是有违他秀才老爷的身份。要是被杨氏一族的老族长看到,肯定早是一脚将他踹入水中,让他亲自去向列祖列宗请罪去了。

    杨谌全然不顾,依然甩动着手中的枝条抽打着水面,越抽越带劲,越抽越用力,而且口中念念有词,状若疯癫。猛地一下,杨谌站起身来,甩掉手中的柳枝,昂首冲着老天,戟指怒问。春风骤起,衣衫飘荡,发丝凌乱,一手掐腰,一手指天的风骚模样,颇具屈大夫问天的神髓。

    突然暴起的杨谌把路人都吓了一跳,纷纷驻足观望,并心中揣测,“杨相公落水醒来之后是不是秀逗了,疯疯癫癫的在河边跳舞吗?口中好像还念念有词,这事是不是祭河神的一种新的礼节啊?”杨家庄的乡里们仿佛在看大戏,评头论足,津津有味,甚至偶尔夹杂着寥寥几声喝彩。现在他们肯定很后悔随身没带着瓜子,那要是嗑着瓜子看着杨相公演戏,生活该是多么的美好啊。

    前世积累的经典**丝词汇,再加上现有的杨秀才丰厚的文学功底,杨谌每句都语出惊人,不,语出惊天。大多就是质问老天为什么把自己空投再这片让自己摸不着北的土地上,再就是希望老天能发功将自己再送回去之类的话,但是老天不为所动,哑口无言。渐渐的杨谌的话语开始有些过分了,原来不带一个脏字捎带怒气的质问,到最后变成了破口大骂,不过这骂声也是让人叫绝,丝丝入扣,震人心脾,与现世无里头电影中星爷河边练骂功的神采如出一辙。再到最后杨谌干脆舍了秀才的皮囊,如泼妇骂街一样跳脚大骂。

    岸边的观众被陡然一变的戏风吓了一大跳,文戏怎么改武戏了,但是观看的热情丝毫不减,且人数隐隐有增长的迹象。杨谌终于有些累了,无奈的住了口,心想着老天怎么这么绝情,连个回应都没有,你放个屁也好啊。

    正当杨谌准备骂完收工的时候,老天终于放屁了,让人毫无准备的一声战雷,突兀的让人有些害怕。杨谌却欣喜若狂,他是多么的渴望老天降下一道神雷将自己再劈回去,但老天爷可能只是警告了他一下,再也没有了回音。杨谌气馁的两肩一塌,无奈的蹲下,继续拿起柳条冲河水撒气。岸边的观众可能也觉得杨谌惹来了天罚,也可能是为了逃票,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回家躲避去了。

    岸边的观众里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位骑士,身居高头大马,勒马观望。当观众们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的时候,他仍在岸边驻足,仿佛期待杨谌更精彩的表演。如果那些消失的观众不是只顾着逃跑而是仔细看这位骑士一眼的话,他们会觉得比杨相公演戏更惊奇,因为这位骑士是一名女子,虽然短袖紧衣一副武人的打扮,但毕竟在明朝这个年头女子骑马抛头露面的确是让人匪夷所思。

    那女子手上还拎了些礼盒,大大小小的被捆扎在一起,可能是要拜访什么人,到这里被杨谌精彩的表演吸引才停下来的。可能是见杨谌更精彩的表演无望,那女子下的马来,将马系在河边的柳树上,轻轻的一步一步的向杨谌走去,还恶作剧般的张牙舞爪的。心中苦闷的杨谌只顾着发泄,也根本没有发现那女子向自己走来,直到那女子走到杨谌身后突然地大喝一声,以为天罚终于来临的杨谌很干脆的前趴在了河里,逗得那女子在岸上弯腰咯咯直笑,被呛了几口水的杨谌听见笑声才从很浅的河水中爬起来,转身阴测测的看着那女子。

    杨谌第一眼便认出那女子便是那日在纨绔手中救下的人,杨谌有些气愤,觉得怎现世和前世一个样,女人怎么都这么无情,对自己的恩公就这样报答吗?最起码献个身才对嘛。于是杨谌决定无视这个狠毒的女人,一改自己严肃的脸庞,微笑着说声今天天气真好啊,不顾淋漓的衣服,绕过那弯腰笑个不停的女子直直向岸上走去。

    那女子笑着抬眼一看却不见了杨谌的踪影,回身一望见杨谌却自顾自得走了,那女子也不顾大笑,身子立时蓄力一弯,猛然向前一纵,便前进了一大步,只是纵身了几步便追上了杨谌,那身法绝对令人叫绝。女子来到杨谌身后,这次没有恶作剧的大喊,而是抓住杨谌向身后一带,回身止住迅速奔跑的身形。杨谌这次又悲剧的后趴了,加上身上的河水,再粘上河岸的泥土,新鲜的杨氏糖葫芦热腾腾的出锅了。

    “你看不见我吗?竟敢对本小姐如此无礼,欠收拾,哼!”

    在地上疼的哆嗦了好久的杨谌终于咬牙爬了起来,嘴贱的口带颤音又说了句今天天气真好啊,哆嗦着一瘸一拐的又绕过那女子,坚持不懈的向岸边的路上走去。杨谌对自己太狠了,狠得让那美女觉得自己是不是透明了,这个杨呆子真看不见自己。

    终于那女子又是试探性的一脚,杨谌前趴在了河岸上,他向前颤抖的无力的伸着手臂,像极了一个绝望的无比渴求帮助的弱者。那女子并不解气,追上来还狠狠地在杨谌的屁股上踹了几脚,极其配合的帮助杨谌将这出戏演完。

    “看不看得到我,看不看得到我啊?”

    杨谌终于忍不住了,气若游丝的骂道是:“死八婆,你有完没完,再打我我喊救命了!”

    “骂我,还骂我,我踹死你。”杨谌的屁股上又多了几个鞋印。

    “小姐,别打了,我服气,手下留情啊。”

    趴在地上准备再多挨几脚的杨谌发现半天没有动静,粗喘几口气咬牙忍痛的爬了起来。刚起身的杨谌看到的是一张怒气冲冲的脸,白里透红,红中带紫,隐隐有冒烟的迹象。

    生怕再挨揍的杨谌不顾身的的泥土,急忙弯腰作揖,“小姐当面,小生有礼了。”

    嘴上服气的杨谌心中却恶毒的骂道,“小姐,你们家全是小姐,哼。”

    那女子一见杨谌满身是泥,战战兢兢的小鸡仔模样,噗的一笑就笑了,而且一笑就停不下来。杨谌只好在一旁陪笑,笑了很久很久,直叫杨谌感叹古人的笑点是多么的低。

    “呆子,你竟敢对恩公无礼,找打,活该。”那女子还是禁不住,边说边笑。

    恩公?什么恩公?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才对,怎么生生地该换了身份了?杨谌心里大感困惑,不过却没有说出来,否则再讨来一顿好打该如何是好。杨谌能做的就是抹抹自己满是泥土的帅脸,让自己的笑容再真诚些,以至于这个疯婆子赶紧消失,自己也好回家安抚一下受伤的心灵。

    “那日见你没了生气,以为你丢了性命呢。不想你竟然回转苏醒了,我得知消息来探望你一下。”在杨谌眼中的母老虎终于说了句人话,杨谌觉得自己都快哭了。

    “杨谌依然好转,多谢小姐挂念。”

    “那日还是多亏了我吧,不然那杀才事后还会找你麻烦,这样想来我又是积了功德一件啊,哈哈……,太痛快了!”

    杨谌对此感到很是无语,若不是你被调戏,我才不会招来如此无妄之灾呢,你想象力太丰富了,死八婆。杨谌暗竖中指的诅咒了一下这个妄想者。

    杨谌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小八婆说起来没完没了,鉴于她之前的恐怖武力,杨谌还不能无视她,只好一会儿望天,一会儿看地,一会儿研究自己的手指,再一会儿看着她傻笑。

    “好了,我该走了,想想也是出来很长时间了,家中必是牵挂。”

    杨谌长舒一口气,强打精神笑脸相送,“小姐慢走,后会有期。”心中却默念后会无期。

    杨谌陪那女子来到马旁,那女子马上解下礼盒将其拥进杨谌的怀里,“喏,这是给你的,好好的补补身子,改日再来寻你。”

    那女子利落的翻身上马,打马便走,愣愣的杨谌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追问,“敢问小姐是何名姓?”说完杨谌就后悔了,心中大骂自己嘴贱。

    那女子却一勒奔马,回转马身浅笑答道:“李络秀!”也不多说,纵马远去。

    杨谌抱着礼盒在尘土飞扬的路上站了很久才突然兴奋的跳着脚转回家去,一路上碰到杨谌的乡里都很奇怪,杨相公怎么这个形象,去打劫了还是被人打劫了?这怎么刚醒了又疯了?

    杨谌刚才站在路上发呆是解开了心结,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方向,自己决定弃文从武,简简单单的去博一份功名,去当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士兵,甚至将军,比当这窝囊的秀才强多了。杨谌估计是被李姑娘华丽丽的武力所震惊到了,不管是从心理上还是从生理上。再者自己不是被转轮王赋予神力了吗,正好有了用武之地。杨谌就这么把自己的前途给定了,这么直接,这么草率,也这么坦然。

    疯疯癫癫抱着礼盒跳着进门的杨谌让忙碌的众人着实吓了一大跳,很多人都躬身准备着逃走,甚至王叔又拿起了那根鹅蛋般粗的大木棍。终于解开心中死结的杨谌根本不顾众人的反应,跳着蹦着来到杨母身边,将手中的礼盒往杨母怀中一塞,呵呵笑个不停,笑的众人心里瘆得慌,瘆的老王将手中的木棍紧紧的攥了又攥。

    “我要习武,我要当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