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com,最快更新跃马大明最新章节!

一听此话心中不由得大喜,“给我寻了条路子,给我走后门,这年代也行这个?”杨谌简直不敢相信,但当他看了看可爱的未来岳父大人气宇轩昂的喝酒的样子他心中大定,“是了,依他的官职给自己走后门定是妥当,看来他真拿自己不当外人啊,嘿嘿,真是天助我也。不行,还是先问问是什么路子吧,不是让我跟他去混吧,那他还不得给我小鞋穿。”

    “伯父,小子虽志向不大,但委屈与人下的事情还是做不来的。“杨谌的称呼刹那间就变了,不过还是一副迂腐的呆子模样。

    “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大丈夫能屈能伸,总有落得人下的时候,你真是孺子不可教也,唉。”李父抹了抹嘴边的酒渍气急败坏的说道,手中的鞭子又扬了起来却迟迟没有落下。

    “那请问伯父究竟是什么路子,我自思量一番才好。”杨谌小心翼翼的问道,否则惹坏了这正三品的大官自己挨鞭子是轻,要是被他关进大狱整治一番那岂不是玩完了。

    “你听好了,我只说一遍,愿不愿意你自己决定,不过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李父又是干了一杯酒水之后长长的吐了口气说到,杨谌也仔细听着时时揣摩着其中的利害。

    原来乡试比武选取的是科试中一二等的武人来参加,但是武功好的并不代表人品就好,其中就有作奸犯科被取消资格的,可能老天爷早就安排好了一切,这次科试中的一名武人就因此类种种原因被消了资格,但是也因种种原因被自己的未来岳父大人得知此事,再因种种的原因李父就想了个李代桃僵的好办法,当然就是让杨谌去顶替他,不过却要补试。

    杨谌一听还有这等好事,连想都没想就满口答应了,“小婿让岳父大人操心了,小婿定不会让岳父大人失望的。”杨谌满脑子里净是欢快的血液充斥,却忘了这岳父的称呼为时尚早。

    “哼,看你这出息我气就不打一处来,真想狠狠地抽你几鞭子解解气。”李父没有纠正杨谌的称呼,气鼓鼓的将杯中的酒喝了个干净。

    “嘿嘿,岳父大人说笑了,都是为我们这些孩子费心的,我心中自是感激不禁呢。”杨谌眉开眼笑低三下四的说到。

    李父没有理他自顾自的喝着酒甩弄着手中的鞭子,那清脆的声音刺激得杨谌心中一跳一跳的,生怕那鞭子会落在自己身上。

    杨母听到院中杨谌与人说话,心里纳闷的出门查看,只见的一名锦衣华服的男子背对着自己坐与自家井台之上,喝着酒水摆弄着鞭子颐气指使的和儿子说着话,那样子飞扬跋扈的很,而自己的儿子却低眉顺眼甚至低三下四的弯着腰在一旁恭听。杨母也是女中豪杰般的人物,自要上前去理论一番,但当她转到他们身前看清楚那男子衣前那一虎一豹的补子之时,心中的不快一下子就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正三品武官却为何在自己家中与儿子讲话,这事蹊跷的很。“杨母心中更是纳闷了。李父虽长和杨谌切磋技艺最是通过李络秀请与自己家中却没有直接登过杨家的大门,那杨家的门口还是李络秀跟他描述的呢。

    “嗯,咔。“杨母故作咳声惊动两人,自是低头恭听杨谌抬头只见母亲站于身前,赶紧的挺直了自己的小身板,尴尬扭捏的挠头不止。。沉浸在酒中的刚把酒杯端至嘴边的李父也是听到身前有人便坐着抬头打量却见的一妇人与身前不远处,他急忙放下手中的酒杯起身站定。

    “民妇见过大人,不知大人屈尊来杨家所为何事?”杨母委身做了个福语气轻盈的问道李父。

    杨谌一见母亲说话就赶紧的来到母亲身旁手伸向有些尴尬的李父向母亲介绍,“此乃李络秀的父亲,绍兴卫指挥使李大人。”

    杨母一听是自己的未来亲家顿时眉开眼笑,脸上的严肃瞬间化作一抹红晕。“原来是亲家当面,民妇愚鲁冒失了。”杨母的话很直接,让有些尴尬的李父更是尴尬不堪了。

    李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半天吭哧瘪肚的也没说出一句话来,自己颠颠的跑来人家训子,不,训女婿实在是有些孟浪过分了。他抱拳向杨母问好,身子却冲着杨家的大门火急火燎的走了。

    杨母见到未来亲家的兴奋劲还未消散就只听得耳边传来几声马嘶声和急速的马蹄声,她回脸对杨谌说道:“怎么父女俩一个性子都这么火急火燎的,我还有事情要和他谈呢,再也是没用饭就走了这可如何是好,会叫人说我们不知礼的。”

    杨谌安抚了杨母一下便送母亲回房了,他再次坐到石台之上时不再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他端起酒杯畅饮而下,刚端起酒壶要再畅饮一番时却发现壶中空荡荡的酒已尽了顿时对未来岳父的好感打折了一半,“人品不怎么样,酒品也定是不好,再切磋时定要找回来打你个满脸开花,哼。”

    “杨家小子,杨家小子你出来,我还有话要说。”突然门外传来几声喝叫还伴有几声喷嚏。

    杨谌一听声音吓了一大跳,他又怎么回来了,难道他有顺风耳听见我骂他了,杨谌心中想着身子却不敢怠慢急急地奔出门去,一出门就见泪水鼻涕满面的岳父大人高高的骑在马上神情难受的大叫着。

    “小子在此恭听岳父大人训示。”杨谌作揖而下,身子弯的很厉害生怕他察觉什么再抽自己鞭子似的。

    “你这岳父还是少叫的好,到你娶了秀儿再说。”李父此时却急忙的纠正杨谌的称呼,可能他好像发觉什么了吧觉得这个女婿不是什么好人似的。

    “小子明白,那请大人示下。”杨谌乖乖的改了称呼,急也不急于一时先打发了这位大人再说。

    “补试不考你武技什么的,只考你弓马策论,你这些日子定要好好地练习才好,若到了时候我让秀儿通知你就是。”李父显然也没有和杨谌多说话的心思说完此话便调转马头就要离开。

    “小子恭送达人,大人慢走。”杨谌忙躬身相送,“最好是掉沟里才好,让你骑着个大马一副二五八万的样子。”杨谌又是低低的补了几句,远远地听到骑在马上上下颠簸的李父打了好几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