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com,最快更新我的金手指与众不同最新章节!

    六品言官,在这个高官云集,皇亲国戚遍地走的京城里,实在是算不上什么。不过在这一两天里,这位六品言官,却成为了众人口中的话题之一,谁见了面都要说上两句。

    加上又在准备春闱考试的时候,京城里住有千余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举人,就算正面对着将要决定他们命运的考试,只要不是一心闭门死读书的,都知晓了京城里发生的这件稀罕事。

    虽然有俗话说是“书生造反,十年不成。”,但这些又会写文章,大部分也都称得上年富力强的举人们,若是对朝廷的处决有所不满,挥舞着笔杆一顿写,这主管的名声只怕要臭遍全国了。

    京兆尹对此愁得头发都要全白了,他何尝不想快些解决这件事呢?奈何这桩案子处理起来,实在是太过棘手。按照时人的观念,就算父母有再多不是,子女跑去告官,也是不孝的,当然像是谋逆之类的十大恶并不算在内,这女子跑来状告婆婆,在某些方面跟不睦不孝都挨上了边。

    然而这女子状告的内容,却又要另算了,婆婆谋杀亲孙女,是为不慈,而这做母亲的为女儿讨还公道,又占据了大义,对那老妇人是绝对不能轻判了,京兆尹派仵作核实那婴孩的死因之后,就将那老毒妇抓来下狱,但这告婆婆的女子该怎么判,实在是有些难以拿捏尺度,判重判轻了,都容易让人诟病。然而这事也不能不快些解决,拖得久了,流言纷纷,到时候更加不好办了。

    说来这本也是桩榜下捉婿的美谈,这六品言官,来自荒僻之地,寡母含辛茹苦的将他带大,他自己又有点读书的天分,中举之后,又在二十七岁上中了进士,原本因为家贫没能娶上妻子的他,被京中一户殷实的读书人家看重,将小女儿嫁了给他,还陪嫁了房屋田地,供他们在京城安居。

    金榜题名,洞房花烛,人生两大乐事都被他碰上了,跟他一起参考的举子们,大多都羡慕他的顺遂。成婚刚刚一年,夫人就生下了个女儿,可以说是家庭和美,谁能想到这六品小官的母亲,竟会亲手杀害自己的亲孙女呢?

    那老毒妇被抓进牢里,居然一点也不心虚,也毫不避讳的说出了自己的作案理由——为了让儿子有后。这京城媳妇完全没法理解她对孙子的执念,生下女儿之后,打算先好好抚养两年,再生孩子。这老毒妇本就看不顺眼那个“不安于室”的媳妇,又忍不下这个“害她没孙子的讨债鬼”,索性用针扎死了孙女,好招来个弟弟。

    这媳妇家中有个做仵作的亲戚,平日里出于避讳往来不多,听说这小侄女没了孩子,整日以泪洗面,来安慰她时无意间看到了那小婴儿的模样,发现了不对,这才有了之后妇人撞倒在京兆尹轿前,只为求一个公道的故事。

    谢承宸比京兆尹知道的还要更多,这《朝闻速报》上的增刊,不仅仅只讲述了这一个悲剧,还举例说明不少未开化的地方,有不少这种愚民蠢妇,却因为当地的风俗等问题,当地循吏习以为常,朝廷派下的官员因为无人告官,更是无从知悉,这才造成了大家知晓时的震惊。

    等京兆尹跟刑部主事在第二日进宫,找谢承宸拿主意的时候,本应该被他们的突然造访而打个措手不及的谢承宸,却因为《朝闻速报》的及时增刊,在前一天就思考了很久,只稍微斟酌了下言辞,就给出了自己最终的判罚。

    首先是着这女子与这六品言官和离,先让那老毒妇与她没有亲属关系了再说别的。将老毒妇的行为算作是十大恶中的恶逆,女子告她的不孝之举罪名相对而言就很轻了,最终谢承宸判了女子二十大板,而老毒妇判了秋后处斩。六品小官则因愚孝不劝母亲行善,又关住自己的妻子,阻止她去告官等恶行,剥夺功名,永不叙用。

    不仅如此,这杀女求子的事例,还被谢承宸放进了朝廷每旬向各地派发的邸报里,这小官的名字也没有隐匿,让这些地方上的官员都好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辖地,若有再犯之人,也按照此例,从严从重判处刑罚。

    谢承宸这般做,一个当然是为了那些之后还可能遭难的女童,还有一点则是他自己的小心思了,这六品言官不是最重名声,为了家声着想,就算发现了母亲的行为,但在女儿还可能有救时,始终没与大夫说女儿的病因,并最终导致孩子的死亡吗?不是上书苦劝谢承宸为了百姓与自身着想,应去祭天告慰神灵吗?

    就让大家都知道一下,他究竟是什么人吧!

    京兆尹与刑部尚书互看了一眼,对谢承宸的决定都毫无异议,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而京兆尹心中更多了两分佩服,在如此段的时间内,就能想出这样的方案来,真是厉害啊!

    等两位臣子都走了,谢承宸一边赶着下午丞相要检阅的作业,一边想着这些天一直困扰着自己的麻烦事,到底是什么让谢承远哭闹不休,而且身上没有明显伤痕呢?

    谢承宸下意识的联想起了,自己刚刚看过的卷宗,那小女婴也是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可内里据那老妇人交代,却被插进了九根银针……

    但看谢承远目前的状况,却与那小婴孩的情况不同,而且他现在已经能说清楚话了,如果是针扎他,早就被他嚷嚷出来了,而且太医也检查过,并没有发现谢承远生有怪病的迹象。

    这世上真有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过一段时间就会自动消失且不留痕迹的针吗?岂不是跟冰雪差不多?

    谢承宸摸了摸下巴,他觉得自己好像猜中了些什么。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